天神与仙女

一厢情愿

请继续!

夏云时:

1、


        蓝思追待人很好,金凌向来知道。




   无论对谁的要求,但凡不算过分,力所能及,蓝思追多半会应承。他脾气好,人缘也好。与他年纪一般的世家子弟,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。金凌做了家主后,有次与昔日同患难的朋友相聚,他推门前,听到里面十分热闹,欢笑嬉闹声不绝入耳;可他推门后,屋里却霎时鸦雀无声,原本如群蜂乱舞般围着蓝思追的人都怔怔地看向他,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声“金宗主”……金凌是知进退的,他面上随便敷衍几句,便悄悄地离开了。他在时,人人拘谨僵硬;他走后,独独蓝思追一人追了出来,在身后叫他道:“金公子!”




   金凌停下脚步,他竭力调整表情,回头道:“出来作甚?好容易大家聚在一起,不巧我家里却有点事,临时叫我回去。你们好好玩,不必管我。”他以为一番话天衣无缝,蓝思追却道:“我已教训过他们了,都是曾经生死与共的,怎么如今倒生分了。方才景仪还念着你要来,我交代了他不要与你吵架。回去罢,大家都在等你。”说着便去扯他的袖子,金凌不动声色地挣开了手,蓝思追一愣,却也不生气,好脾气地笑道:“当了宗主后,每天都很忙吧?你能抽出时间过来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


  金凌忍了忍,那副傲睨自若的神情究竟装不下去。他早在金家里憋坏了,许多话又不能与舅舅说,便很想找一人倾诉苦水。而每每念及此事,下意识地便会想到蓝思追,可见他是自己心里的不二人选。但是思量再三,金凌终归没有说。




  他心里以为,既是一向骄傲的人,抱怨与诉苦便不应当出现。他有时会和蓝思追写信,一两月约有一封,信里风淡云轻,对家中事如蜻蜓点水,一笔带过。蓝思追回得很快,与他讲身边趣事,课业进展,捎带着送来些不甚值钱的小玩意。金凌细细看过,再一一收进一只上锁的匣子里。他事事假作不在意,却在蓝思追生辰那日差人送去凤喙与麟角合煎的连金泥——蓝思追有一把十分爱惜的长琴,琴弦却在降服妖兽时绷断,因难再找相匹的琴弦,只能束之高阁。金凌记在心里,千辛万苦寻得此法,连金泥金石可续,琴弦自不在话下。他叫人送去,捎带着还有句话:我那日整理库房发现的,横竖派不上用场,于是送来给你。若是不需要,只管扔了去。




  话里满不在乎,丝毫不提自己为猎凤麟受伤之事。他自西海一瘸一拐地拖着腿回来时,遭了江澄一顿痛骂:“你以为你还是小孩,可以任意妄为,毫无顾忌?睁大眼睛看看,下面有多少人千方百计想要拉你下去!”往日一句顶十句的金凌闻言难得沉默,他心里想:确实是这个道理。




  他已做不成“金凌”了。往后的人生里,十之八九都要端着“金宗主”这副架子。苦倒也说不上,世间之事本来就是好坏参半,他早已洞悉知晓。只是与蓝思追一道时,那惯了十五六年的坏脾气仍忍不住故态复萌。无论金凌冷嘲热讽也好,明面骂他也罢,蓝思追坦然受之,从不生气。他只有一个字,“好”。夜猎时二人因故落单,金凌腿陷进冰窟里,虽人被蓝思追拉了上来,却诱发旧伤,疼痛不已。他不愿被蓝思追看出行动不便,冷冷道:“你不要跟着我,碍事。”蓝思追回道:“好。”可人是纹丝不动,只管立在原地。金凌心一横,迈开腿就往林子深处走,蓝思追一言不发地追了上来,一眼看出了他的腿有毛病。




  他说:“我背你吧。”金凌淡淡道:“不用。”蓝思追只好跟在他的身边,时刻观察他的情况,又追问道:“什么时候受的伤,这么严重?”金凌回道:“关你什么事?”于是身后终于没了动静,金凌一僵,咬着牙往前走。谁知半晌他又跑了过来,将一根才做好的木杖塞到金凌手里,低声道:“仓促做的,你看看顺不顺手。”金凌怔了怔,眼睛里蓦地一酸。走着走着,他忍不住道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蓝思追道:“因为金公子也对我很好。”金凌扭头道:“我哪里对你好了。我整日骂你,还给你脸色看。”蓝思追道:“那都不是真心的。”金凌疑道:“你又知道了?”


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蓝思追笑道:


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们是很好、很好的朋友。”




2、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金凌从小到大没交过朋友,他习惯了孑然一身,以至于在和蓝思追相处时,他总拿捏不住分寸,时常会想,朋友间便是如此么?




        当蓝思追说出这话时,他心里却豁然开朗,听到时心里不但不会开心,反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甘与苦涩,于是他明白了:他不甘心只和蓝思追做一辈子朋友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蓝景仪是朋友,欧阳子真也是朋友。独独蓝思追不是,柳暗花明,山重水复,原来自己竟是一直喜欢着这个人的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他做了自己鄙夷唾弃的“断袖”。可是他忘了,喜欢一个人,原本并没有错。


      


3、




         三月赏梅,金凌打定主意不去。临到关头,却又变了主意,他途径梅乡时,看到此地昨夜下了小雪,琼枝玉柯,风景甚美。流连不去时,有同伴瞧见了他,招呼道:“金凌!你来了!”金凌勉强走过去时,看到蓝思追正在和位女修柔声细语地说话。他假意踮脚去看一枝开得热闹的胭脂梅,蓝景仪却偷偷团了雪球丢进他领脖里,金凌冷得一哆嗦,回头道:“讨打!”便也在地上滚了个大的,作势要追过去反击。闹成一团时,金凌擦过蓝思追与那女修身边,却见蓝思追轻轻伸手一护,低呼道:”小心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也不知是说给谁听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众人好一番玩闹,弄得身上精湿一片,不住倒吸冷气。有人提议道:“晚上我们喝酒去吧。”又见金凌兀自发呆,便用手肘撞了撞他道:“金凌,你去不去?”他回道:“去,怎么不去。”却蔫蔫地在想别的事。




       蓝思追也被问到喝酒之事,只道:“我就不去了,正巧发现此地有散佚多年的曲谱,打算好好整理一番。”有打趣的道:“真不是与令霜仙子私会么?” 蓝思追正色道:“不要乱说,她只是碰巧问我一件事。”“可我看到金凌打你俩面前过时,你还小心翼翼地护住她呢。”蓝思追一怔:”下意识而已。换做金公子在我身边,有人跑过时,我也会如此。”众人讨个没趣,便拖长腔道:“哦——”金凌本走在前面,听见了拂袖道:“扯上我作什么!”言罢紧了步子,独自先走了。




      蓝景仪道:“啧啧,大小姐还是好大的脾气。”又有个聂家灵修道:“可上次清谈会我见到他,已很有模样,我们宗主说:‘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。’可见是赞赏他的。”蓝思追道:“金公子能担此重任,便已证明了他的实力。”已想绕开这节,奈何仍有不识趣的道:“金凌人是可以,但不能深交。所以我很佩服蓝兄,若换作别人,对他又耐心又照顾,我定以为是巴结奉承,唯独蓝兄做来浑然天成,真似将他当作交心朋友。”蓝思追一驻足,皱眉道:“说的这是什么话?我自然是把他当作朋友的,金公子对人也很好,不与他深交,又怎知他不能深交?”那人见他动气,连忙道:“对对,是我不会说话!”蓝景仪打圆场道:“该罚!今晚你自己喝一坛!”众人又嬉笑打闹,默契地盖过了此事。




4、


       回到屋里独坐时,金凌心里却仍在计较,他看着蓝思追与女修说话时便在想,如若有一朝他要婚娶,自己又如何自处?坦然面对,且还要与他谈笑风生?金凌心道:绝无可能。但让他与蓝思追坦陈心迹,又屡次想起起蓝思追口中一声声令人如鲠在喉的“朋友”,这是一道划在二人间的笔直界限,警告着他如若越界后可能带来的后果,若是闹得连朋友也没得做,该当如何?




       他是面对邪祟,死也不怕的胆大之人。如何在蓝思追面前,便平白矮了三寸,拔去气焰。既怪他不得,又别无他法,不如快刀斩乱麻。于是当晚喝酒时,他便肆无忌惮,喝了个酩酊大醉。




       月上梢头时,众人纷纷回到了暂住的小院里。蓝思追理罢曲谱,却唯独没有看到金凌,他问道:“金公子呢,没有同你们一起?”有人道:“金公子说让我们先回来,别管他。”蓝思追皱眉道:“当真?”蓝景仪道:“自然是真的!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么?倔起来谁能拦得住,横竖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他,我们劝了几回,便自己回来了。”蓝思追见有几个喝醉的,只得先去照看。待到半夜去敲金凌的门时,还是全无回音,地上只有一排孤零零的脚印,有去无回,昭示他不曾归来的事实。蓝思追思忖半晌,还是决意出去寻他。




       他问过几人金凌会在哪里,人人茫然四顾,只道:“他自己先走了,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。一起喝酒时,是在长兴坊。”可蓝思追照地去找时,却全无踪迹。这附近白日傍晚里酒旗飘扬,到了半夜却是彤红灯笼,粉帕如云。不少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倚在阁楼上娇声揽客。随便瞥一眼,便能看到扯的极低的抹胸上一痕雪脯。蓝思追谨遵家训,哪见过这般放浪景象,只觉此番是进了魅妖窟,偏还得硬着头皮进去找人。他心里只祈祷金凌不是喝醉后被哪个鸨母拉进去强买强卖,否则以他要强性子,醒来后必定鸡飞狗跳。他每进一家,旁的以为他要照顾生意,便满脸堆笑;一听说他是找人,又板起脸来赶客。蓝思追灰头土脸地足足找了十六家,丑时已过时,方才找到了金凌。




      他趴在人家的桌上不省人事,这家却清清白白,只在白天里贩卖酒水。来了这样一位赶不走、不敢惹的客人,只好留了可怜的小二彻夜在旁边守着。蓝思追轻轻推他道:“金公子?”金凌动了动,扭过头继续酣睡。蓝思追只得付了酒账,背他回去。他不敢御剑,便在道上慢慢地走,走到阑珊灯火都已在身后隐去,金凌方才悠悠醒转,他酒还未醒,没头没脑来了句:“传言酒能解愁,果然、果然是胡说。”




      蓝思追却不知,金凌是因为看到他方这样说。他愁肠百结,满腹忧愁,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蓝思追。




      他见金凌动弹一番,人又下滑寸许,便垫着他膝窝向上托了托。金凌头支在他肩膀上,吐息尽是醺然酒气,顿了顿,慢慢道:




     “我好累,每天都好累。”




      他紧闭眼睛,眉心是解不开的结:


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我不要喜欢你了,蓝思追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


ps.不要骂思追大猪蹄子什么的……他只是一时直男罢辽【不是】


还没完,只是这篇不以“上、中、下”的方式呈现


还没想好下来怎么写,这两天加班加到呆滞555

评论

热度(777)